zyfzdhy

叶修我男神!

【叶皓】若有时间(2)

•私设如山
•OOC属于我
•文笔这种东西已经不奢求了
※周更

•背景:叶修正式退役自己过着小日子,荣耀照旧玩,新人照旧虐。
刘皓对叶修有过好感。车祸后变成狗。
PS:刘皓变成狗后就是狗,不会中途变成人狗转换。
(但是最后会不会回到原身体呢——)

正文:

时间一分一秒的逝去,叶修靠着床头抱着怀里的刘皓,手掌轻轻抬起再缓缓落下,轻轻的顺着刘皓身上有些冰凉的毛。

房间一时陷入了沉静,唯有电脑上荣耀内的界面在轻轻散发着微弱的光…………

感受着怀里的颤抖微微平息,叶修勾起嘴角微微的笑了笑,然后打开裹紧刘皓的毛巾,直接伸出双臂把刘皓抱在怀里感受着他的体温。

小小的刘皓被叶修抱住后整只狗都埋在了叶修的胸膛处,在双臂的遮挡下只能看到些许洁白如雪的毛发。

“看来恢复的差不多了。”叶修抬手轻轻的抚上了刘皓的头,双臂放松了力度想要放开刘皓,然后下一秒却停下了动作。

叶修低头看着拼命往自己怀里拱的刘皓感觉有些惊讶,这小奶狗之前还拼命的嫌弃自己,怎么现在突然这么粘人?

不过叶修却突然感受到了怀里那小小的身躯在微微颤抖。

刘皓将脸埋在叶修的怀里,紧紧的咬着牙,强忍着眼里的酸涩。

刘皓此时的内心像是有被什么堵住了似的闷得慌。

小巧的爪子顺着毛衣轻缓的下滑着,如同这么多年对于叶修从心底里存在的深深的抵触感……在逐渐的消失着。

‘明明是那么的讨人厌,明明总是训斥我……为什么这时却温柔的不像是你了……’

刘皓回想起以前在嘉世的时候……

那时叶修看向自己时那充斥从失望直至最后无所谓的眼神。

那时周旋于社交的他清晰的看清楚了叶修眼里对于自己所做之事的不屑。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看着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每当这时刘皓就会想起在刚进入嘉世时叶修的偶尔细心教导和那充满耐心又平和的双眸。

这么想着自然就会不自觉的将以前的叶修和现在的叶修做着对比,然后对于现在冷漠的叶修内心更是酸涩无比又冲满了怨恨。

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叶修的崇拜变成了妒忌?其实自己对于叶修的崇拜没有消失,有的只是变质了的自卑,因为自己不如人,越接触职业选手就越发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越是自卑,就越是装作无所谓,也在外界的刺激下越发堕落。

想证明自己,却无法掩盖住自己在看到叶修他们这些高手比赛时凌厉的操作后……内心的羡慕和慢慢滋生的妒忌。因为他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达到那个境界。

当职业选手的,哪个不想成神呢,却在化蝶之前被死死的封锁在厚蛹内,随着时间的流逝落地化为尘埃。

其实刘皓的内心是别扭的,他明知道叶修不愿自己荒废时间去做别的事,可叶修越阻止,他就越想对着干。如此循环下去叶修的眼神变得冷了,自己的心也跟着沉寂下去……

其实有好几次,刘皓在与其他选手喝酒欢笑时会忍不住想起曾经叶修细心指导自己打荣耀的时候,每每想起时就会忍不住想要打会儿荣耀认真训练。

而这重拾的干劲却被叶修的训斥掩盖,随着内心的波动一起重归于寂。

…………

“抖成这样是怎么了?”头顶传来叶修疑惑的声音,语气里带着些许关心。

这样的叶修,是最让刘皓无法抵抗的。

叶修不知道他每次和其他要好的职业选手谈笑风生时从远处投来的羡慕的眼光。

不过羡慕的不是叶修,而且和叶修说话的人。

羡慕他能看到叶修的笑颜,能和叶修一起欢笑。

羡慕他能得到叶修的温柔。

其实刘皓知道叶修对自己是恨铁不成钢的。

其实刘皓知道叶修对自己还是抱有一丝期待的。他也知道,只要他好好训练认真的对待每一件事,叶修的温柔也会给予自己。

但是情感这种东西谁又控制的住呢,刘皓自认不是特别自律的人,所以有的事情在挽回之前已经迟了。

其实……

刘皓从很久以前就希望能像那些老选手一样去接近叶修,去了解他,与他成为要好的伙伴。

这是埋藏在刘皓内心深处,那永远不会被污秽的崇拜之心。

与对于叶修的……单纯的喜爱。

不是电视剧中经常演的因爱生恨,而是日久生情。

没错,即使在嘉世里那样僵持的环境下,这种感情却还是滋生了。

就像是被放在大街上的一碗清水,在嘈杂而混乱的世界里,碗里的清水被撒进了一粒糖,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水里的糖慢慢堆积,直到碗里的水从清淡变成了微甜。

随着风吹日晒,碗变得残破不堪,水面被尘土覆盖,也许碗里的水在缓慢蒸发,而那每日递增的糖却不减,直到水变得很甜很甜,却依旧带着水原本的清澈。

只不过看着这碗的主人,虽然从原来嫌弃碗的肮脏到现在能意识到碗内尚还清澈的水,却不知道这水的味道。

因为碗清水的主人,还不能对碗与水面的污秽彻底释然,自然也就无法尝试着去品那带着甜蜜的清水。

其实刘皓对叶修的负面情绪,在叶修退役时就释然了,是那种被猛地当头一棍骤然清醒的释然。

仇恨的对象都没了,自己还去嫉恨谁呢?

一直挡在眼前的厚墙突然没了,眼前剩下的只有一片茫然。

如同一只突然失去梦想的咸鱼。

而这只咸鱼,现在变成了奶狗。

一只想放弃梦想做米虫的奶狗。

感受着怀里的再一次平息的颤抖,叶修轻柔又不容抵抗的将刘皓从自己的怀里捧到眼前,看着那圆润的小眼睛里快要溢出的泪水和眼角处已经被浸湿的毛,叶修莫名的从他眼里看到了委屈的神色。

委屈?

这种表情他见得不多,而次数最多的是从他曾经的队员眼里看到过。

那个队员的名字叫刘皓。

叶修说不清自己对刘皓是什么样的感觉,他知道自己所表现出来的情感能被刘皓察觉,所以也从来没有掩饰过,比如对刘皓刚开始时的期待、无奈到最后的失望。

每当他训斥刘皓的时候总是能在刘皓怨愤的眼里看到那几不可见的委屈。

而每当他察觉到那抹委屈时会自发的检讨自己,想想是不是自己说的太过了,或者是哪里的表达用的不对。叶修训斥人的本意不是针对谁,而是为了让对方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想让对方好好改正自我。所以叶修有时也会自我检讨,只不过他的精力全部投放到荣耀中,实在没有太过多余的时间来思考自己的言行。

只要能传达给对方就行了。他也知道有时自己的话太直白,会伤人。但一个人的说话方式不是想改就能改的,更何况他觉得直接说明白比委婉来委婉去要有效的多。

但是刘皓的不自觉透露出的委屈会提醒他,自己说的过了。

可没当自己想要试着放温和些时又被刘皓的态度和行为阻止。

现在。

看着眼前湿润的眼睛和里面深深的委屈,叶修的内心不由的柔软塌陷了,如同每次看到自己曾经的那个队员时。

只不过眼前的小动物不会像那个队员一样总是让自己试图温柔起来的心意付之东流。

嘴角扬起轻微的笑意,叶修环住怀里柔软的小身躯,弓着身子将脸埋在舒适的绒毛中,阖上双眸掩去一抹无奈。

鼻尖被清水般的清爽的味道包围着。

带着淡淡的奶香味。

这不像是奶狗身上动物的味道,反而像是……

tbc.
•虽说是一周一更,但不催不更😣
•若哪周催更的人多,哪周有可能双更

【叶皓】若有时间(1)

•私设如山
•OOC属于我
•文笔这种东西已经不奢求了

•背景:叶修正式退役自己过着小日子,荣耀照旧玩,新人照旧虐。
刘皓对叶修有过好感。车祸后变成狗。
PS:刘皓变成狗后就是狗,不会中途变成人狗转换。
(但是最后会不会回到原身体呢——)

正文:

灯火辉煌的街道上刘皓缓缓的行走着,此时脑海里循环着“叶修退役”四个大字的他目光呆滞。

红绿灯交错,他的步伐依然机械般的前进着。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却无法挽回溅落在车窗上的血花……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刘皓在失去意识前好像听到了叶修的声音。

......

不管是与不是都无所谓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是的,死了…

……

“恩?!”猛地睁开双眼的刘皓一脸惊悚,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是真实的,自己还活着!

可是…这毛茸茸的触感…??

刘皓将手伸到面前,看到的是有梅花印的小爪子。自己晃了晃手,眼前的爪子也跟着晃了晃……

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四周的景物放大了不止一倍的刘皓用小爪子捂脸无奈的叹口气:“汪唔……”「这都什么事啊…」
细小的奶音轻轻的哼出,显然还是个崽儿。

得,自己这是变成狗了。

沉默了十分钟的刘皓被迫接受了这个设定,然后自嘲的想着肯定是自己以前做的坏事现在来‘回报’自己了。

不过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缅怀也没有意义了......刘皓勾起一个在外人看来傻傻的笑容然后冲天翻了个白眼。

过得去才怪,能接受得了才怪。谁碰到这么诡异的事情能淡然处之?他好歹还算是个正常的人……

就在刘皓努力弯着毛茸茸的前爪想摆出一个中指的时候只听“咔哒”一声。

一直被刘皓忽视的身后的房门打开了。

“呦,谁家的奶崽子,怎么乱扔?”带着略微磁性的声音懒洋洋的响起,随后浑身僵硬的刘皓就被拎着后颈提了起来。

在空中绕了半个圈的刘皓一脸呆滞的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脸——T

“啧,目光呆滞到底是被哥帅的还是本来就傻?”晃了晃手里的狗崽儿叶修挑眉说着。

“汪!”想咬他的刘皓一爪子狠狠的冲着那张欠揍的脸拍过去。

然而狗崽的威力能有多强?

“哎呦,小崽崽你是在给帅气的哥爱抚吗?”叶修看着面前炸毛的狗崽子不禁笑了笑。叶修只当他是被自己猛地提起来吓到而已,并不知道面前的狗崽是被自己气的。

刘皓表示不想理这个说话自带嘲讽的家伙。

感受到刘皓的突然安静,叶修又晃了晃手中的刘皓,在成功得到一个白眼后有些紧张,道:“怎么翻白眼了?被我晃猛了?不对呀哥这么温柔的人……”

“唔汪。”「呵呵。」被提了半天颈子的刘皓不适的动了动身子。

“呦,又活了?”感受到手中的挣扎叶修将刘皓放回地上,然后拍了拍他的头后转身回屋关门。

关门间只留下一句:这大冷天的赶紧找你主人去吧,别乱跑被人炖了。

坐在门外的刘皓一脸茫然:???按正常的情节不应该感慨这狗怎么自己在这里是不是主人不要它了所以我来收养它吧吗?

好了全剧终。

才怪。

就在刘皓咬牙切齿念叨着‘我哪知道我主人在哪儿’时面前的大门又打来了。

嘴里叨唠着‘刚才被那只狗崽打断了思路连垃圾都忘扔了’的叶修拎着垃圾袋走出门,在扔了垃圾看到了刘•依旧坐在门口•保持着咬牙切齿表情•皓后,叶修扔下一句‘呦,磨牙呢’然后转身进屋关门。

留下再次一脸茫然的刘皓。

于是刘皓开始认真思考要不要趁着自己还没被冻死赶紧去路边卖个萌骗个主人包养自己。

卖萌求包养这种事情刘皓还真的做的出来,也会做。

‘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呵,我不就是这样的人吗?’刘皓自嘲的想着。

刘皓是个行动派,已经计划好的他随时都可以去履行自己的计划。但是看着眼前叶修的大门,他犹豫了。

回想起曾经在嘉世时叶修对自己的严厉,回想起自己曾经由对叶修的崇拜变成最后的嫉恨……

回想起在看到叶修带着自己的队伍闯出一番天地而自己却被黑暗埋没越发堕落的时候……

回想起在看到叶修带领国家队取得胜利时猛然醒悟的自己……

回想起在听到叶修退役时猛地感觉到空虚的自己……

游戏就是游戏,玩得开心就好,何必那么为难自己。

……

一阵‘微’风袭来‘唤’醒了陷入沉思的刘皓。

‘真冷……’刘皓被冻的抖三抖,毛茸茸的身躯像是一个球一样颤动着。

‘我就在这里等着,就不信叶修他不出来!’下定决心堵叶修的刘皓顶着一张正气凛然的狗脸毅然决然的坐在门口。

然后刘皓被寒风吹了半个小时,冻的像是踩了电门一样抖得停都停不下来。

‘叶修那个混蛋该不会在玩荣耀吧……’被冻的瑟瑟发抖的刘皓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

叶修对荣耀的执着刘皓是知道的。

‘我怕是要冻死在这里了,’虽是这样但刘皓却不想离开,‘哼,要是让大家知道荣耀大神叶修的门口惊现一只冻死的狗崽,不知道他得掉多少粉上多久的头条……’

于是刘皓就这样在门外又被狂风‘吹拂’了半个小时……

不知又过了多久就在刘皓意识模糊时面前的门打开了,门内的暖气扑面而来。

可惜此时的刘皓已经无力缠着叶修了,因为他快冻死了。

被叶修两次不按套路出牌的刘皓已经等待叶修的第三次甩门……

事实上叶修的确再次关上门进了屋,只不过在此之前他沉默不语的抱起了颤抖的缩成一团的刘皓,带着他一起进了屋。

其实叶修的确如刘皓所想在玩着荣耀,不过他有留心的时不时透过窗户看看外面的刘皓。

毕竟走丢了那么小的崽子,主人一定会很着急。叶修是这么想着的,曾经小点走丢的时候他们一家人就挺着急的。

但是叶修并没有把刘皓带回家里的想法,叶修觉得如果刘皓的主人着急了一定会满世界的寻找他,若是把刘皓带回家他的主人就看不到了,说不定还会擦肩而过什么的。

而这么一团毛茸茸的狗崽子蹲在门口多显眼啊,说不定狗的主人很快就会找到这里。

其实叶修是更希望狗崽能自己离开找主人的,不都说狗能循着气味找主人吗。

所以叶修就这样时不时的看看窗外。

半个小时过去了…狗的主人没有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狗的主人没有来。

……………看着在寒风中委屈的缩成一团的崽子,叶修终于忍不住走出去将崽子抱进屋。

一言不发的叶修用毛巾将狗裹起来搂在怀里给狗取暖。

其实叶修是有点生气的。因为他觉得这么小的狗跑也跑不到哪里去,狗的主人家肯定就住在这附近,而这么久了都没找过来,八成成是不要这狗了。

当然这都只是他以为的而已,万一这狗的主人是临时有事呢?

可不管怎样叶修都决定要收留这只小狗崽了。

‘要是崽子的主人找过来我就跟他谈谈看能不能把崽子给我养,要是不行再说。’低头看了看寻着热源不自觉的往自己怀里拱的刘皓,无声的笑了。

tbc.
•不催不更新系列_(:з」∠)_

求助求文名

我想问一下,就是那个写皓皓退出职业赛然后在B市碰到的叶修,俩人从仇人慢慢进化成朋友再到恋人的文是叫什么名字??我看到一半不小心退出了结果再也找不到了!!!!!!!!!心好痛_(:з」∠)_
内容我记得皓皓有妹妹,然后去买菜结果碰到了叶修,叶修去皓皓家蹭饭然后翻到了日记本那个!!!!!

存个脑洞:
韩信等人是农药学院的学生,校外校内一时流行着一款名叫《无言何处》的古风游戏,然后韩信等人也进入游戏玩耍,一年一度的隐藏线开启,拯救被绑架的盛世公主击杀大Boss,礼品丰厚含各种丰富的小道具。然后韩信等人经历千辛万苦成功找到公主的隐藏地方,但是Boss确实意想不到的人。
刘邦与韩信是同一学院,但是从未见过面,游戏中认识但没有面基过,双方都是男号。然后在游戏中和韩信相识相知并一起做任务balabala……然后日久生情。
任务完成后二人面基的时候刘邦各种撩,最后成功在一起。

竹子好萌啊ヽ(*´з`*)ノヽ(*´з`*)ノヽ(*´з`*)ノ莫名就迷上了呢_(•̀ω•́ 」∠)_٩(๑´3`๑)۶今天刚买下来,就是不知道他的被动和酒吞的狂气冲不冲突,而且应该带什么御魂好,希望各位小天使们能帮帮我(づ ̄ ³ ̄)づ

其实抽卡前立个flag挺好的…真的挺好的TAT,我的高级非酋啊…这第二只茨木,我也会好好养的,就是不知道何时能把他的挚友拼出来。第一只茨木的挚友还有4天就出生了(ง •̀_•́)ง
PS:听说写文能出式神?反正我立了flag也写了文😏

药梦逢木[茨我]【已更——章三】

1.※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
2.本文自创女主,时间线、剧情、历史等请勿较真,纯粹为撩茨木而写,并未查过资料。
3.OOC勿怪。
4.[敢开坑就敢弃😂]懒癌晚期😶
5.※一般周末填坑(如果有人催更的话😶)

※我居然更新了_(:з」∠)_

《药梦逢木》

一语•听

梦,让人无奇不有无所不能。

[好想見到你]是谁的梦语呢?

那么我们来看看这位姑娘的梦吧。

章一

“谁家的虫儿在歌唱,谁家的鸟儿在鸣叫,谁家的人儿在微笑~”

郁郁葱葱的树林间一位背着竹筐的姑娘带着笑意轻吟着,脚步轻快的走在带有清香的泥土上。

而在不远处的草丛旁,一个黑发黑眸衣衫褴褛的孩子倚靠在树干上,显然已经听到姑娘的吟唱声。

“让我看看这第二十一个女人的良心吧。”孩子低声喃喃道,然后抬眼飞快的扫一眼已经进入视线的姑娘,下巴冲着草丛中的另一处轻轻一抬。

原本欢快的姑娘停下脚步,看着突然从她面前跑过的孩子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还不待姑娘张口询问就看到孩子后方的草丛内窜出来两个妖怪,一个赤红色挺着大肚子,另一个绿色身材瘦弱手里拿着板子。

绿色的妖怪很快的跑到孩子的身旁,抬脚踩上孩子的头,阻止他的挣扎,手中的板子更是狠狠地落下拍打在孩子的娇小的身上,然而孩子只是咬紧下唇不吭一声。

“快说,你的母亲在哪里!那可是个美人,咦嘿嘿~”绿色的妖怪露出了奇异的笑声,他身后赤红色的妖怪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没有父母。”原本一声不吭的孩子淡淡的吐出这句话。

“你最好不要撒谎,小孩子撒谎是要被吃掉的!”赤红色的妖怪说着,语言间透露着不言而喻的威胁。

“我没有父母。”孩子还是之前的回答,“没有父母。”

“哼,死性不改。”绿色的妖怪抬起手中的板子就要落在孩子的头上,不用说,这一下去必定是血液四溅,活人也会失去体温。

然而这一切,只发生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绿色妖怪手中的板子被打飞,从空中落到地上,镶入泥土中。

“住、住手。”原本因惊诧而立在不远处的姑娘此刻站在孩子旁边,手里握着将板子击飞的锄头。

姑娘咬牙盯着眼前的妖怪,将锄头横在一妖一人之间,很是勉强的说道:“在这乱世中,妖怪我也见过不少,也知道怎么对付你们。我想两百米开外的阴阳师应该还没有走远,我和这孩子死后的血腥味足够将阴阳师引来的。”

听到姑娘的话后,绿色妖怪和赤红色的妖怪对视一眼后,化为妖气离开了。

看到二妖走后,姑娘着实松了一口气,虽然内心仍有些不相信妖怪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和那孩子,但还是在第一时间转过身蹲下看向趴在地上的孩子。

孩子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姑娘抬手轻轻的抚摸着他后脊,注视了一下那披散在背上的一缕缕发丝,虽然因些微尘土而显得暗淡,但是仍旧柔顺的顺着脊背贴服在上衣上,发丝蓬松发尾微卷。

姑娘动作轻缓的将孩子扶着坐起来,这才有机会看清这个孩子的样貌。

孩子微敛的双眸中露出淡淡的光泽,薄薄的双唇微抿,因年少而露出婴儿肥的脸颊此时像是一块白板一样毫无表情。视线下移入目的是带有补丁和尘土的粗布衣和纤细的手腕。

姑娘收回视线重新注视着孩子的双眸,尽量将语气变得轻柔:“妖怪已经走了,你的父母在哪里,我带你去找他们。”

孩子听后抬眼微微看了看姑娘,用着孩童稚嫩的声音答道:“没有父母。”

姑娘微愣,以为对方是在戒备自己。但是看了看孩子的双眸,里面清澈的倒映出自己的身影。

犹豫了一下,姑娘试探性的问道:“我看到你的脚腕肿了,所以我先把你带回我家治一下怎么样?”

孩子很干脆的点了点头:“好。”

姑娘晃了晃头,觉得自己看不透这个孩子,索性就不思考这么多了,先把孩子带回家要紧:‘荒郊野岭的,再遇到妖怪就不好了。’

姑娘将竹筐系在身前,背过身向后伸出双手:“上来吧。”

孩子没有一点犹豫的趴在姑娘的背上,双手环住姑娘的脖颈,感受着她将自己托起。

就这样,姑娘背着孩子向着自己家的方位走去。

鞋底踩在叶子上发出轻微的声音,姑娘微微回头问着孩子:“我叫药本凉子,你的名字呢?”

短暂的陈默过后,孩子稚嫩的声音从耳后传来:“木。”

“木?”

“恩。”

“…没有姓氏吗?”

“没有。”

‘这个孩子……身上发生过很多事情吧。’药本凉子抿了抿嘴,双眸中闪过一丝无奈与犹豫。

章二

药本凉子住在一个紧挨森林的小村庄中,里面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村庄凭借着森林这道天然屏障过的还算和谐,虽有妖怪犯境,也多是大可对付的小妖罢了。

而药本凉子的家就在森林与村庄的接口处,虽然因为紧挨森林而资源丰富但是接触到的妖怪也是最多的,这也就练就了她应付一般小妖的手段。

此时村中大部分人都外出寻药或耕种,少部分人在家做饭,时间已经接近正午。

背着木回到家中的药本凉子穿过简朴整洁的大屋来到里屋,将木轻轻的放在软塌上。

“我去拿药。”药本凉子微微一笑,对着正打量四周的木轻声道,“家里也没什么东西,随意看看吧。”说罢便转身去大屋寻药了。

坐在榻上的木注视了一会儿药本凉子的背影,然后简略的看了看四周,一个矮桌一个塌,屋角摆放着几本古老的书,木探身看了几眼,上面写着《妖怪杂谈》。

黑色的双眸微眯,木的嘴角扬起了一个轻微的弧度,但在感受到药本凉子的接近后恢复原样。

“木,这是消肿的草药,只要涂抹在你的脚上就好了。”药本凉子将装着药的小碗放在地上,然后跪坐在塌上,伸手轻抬木幼小的脚。

木很顺从的任由药本凉子抬起自己的脚,手肘后撑注视着药本凉子。

“叮铃铃~”是什么声音?

药本凉子挽起木的裤腿,看到在他的脚腕处系着一串小巧精致的铃铛,金色的铃铛因时间的洗礼而微微发暗,带着复古的刻纹,一种陈旧庄严的感觉扑面而来。

‘这不是一个孩子该带的……’药本凉子凝视着这串古老的铃铛,一瞬间这个想法袭向脑内,她觉得自己似乎想起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想起。

木将药本凉子所有的反应收入眼内,然后轻暼角落的那本《妖怪杂谈》:‘因为那本书吗,这个女人太警觉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能让她想太多。’木的双眸微暗,将视线收回来。

“疼。”木双眉微皱对着还在发愣的药本凉子说道。

“啊?…啊!”药本凉子茫然的看向木,但很快反应过来轻快的将木的脚放在软塌上。

“对不起,把你的脚弄疼了。”药本凉子略带歉意的看着木,觉得自己发愣时握疼了他的脚。

“我现在就给你上药。”药本凉子侧身将药沾在手上,然后轻柔的涂抹在木的双脚上,触碰脚时不可避免的听到了铃铛的声响。

‘可能是祖上传下来的吧。’药本凉子借着这个理由让自己放平心态。

药本凉子低垂着头细心的将药涂匀,将木的裤腿轻轻放下,遮挡住精巧的铃铛。

“药已经上好了,你在这里好好休息。”药本凉子扶着木让他侧倒在软塌上,给他盖上被子后药本凉子抬着药碗离开了。

躺在塌上的木灵敏的听到药本凉子在外面似乎与谁在说话,一丝丝果酒的香味飘来萦绕鼻尖。

伴随着的,还有明显的妖气。

只不过这股妖气似乎没有恶意,而且还是小妖的气息。

“呵,看来她不反感妖怪。”木嘴角勾起,露出了略带满意的笑容,“比其他愚蠢的女人要好上一些。”

药本凉子的确不反感妖怪,此时与她说话的正是前来寻酒的小妖狸猫。

药本凉子和狸猫起初的相识是由于狸猫来她家偷酒被发现,发现狸猫挺喜欢她家中的陈酿后,她每次都会做一些果酒送给狸猫,而狸猫也会带一些所闻的趣事告诉她,久而久之二人建立起小小的友谊。

此时前来的狸猫确是寻酒的,不过他并没有讲一些趣闻,而是拉下药本凉子,在她耳畔轻声道:“最近几日里我们大江山的二当家据说要给大当家寻人类女子做妻子而下山了,你可千万要小心!”

听到狸猫的话后药本凉子有些惊讶:“你的大当家和二当家是?”虽然往常狸猫常说到‘大当家’‘二当家’‘大江山’的字眼,但是她一直只当做神话听,也觉得所谓的‘当家’应该是身份隐秘的妖,她这人类是没有资格知道他们是谁的,但是这次所谓的‘当家’竟有一个要下山寻人类,使她不得不在意。

“啊,你不知道呢?我们的大当家啊,可是堂堂鬼王哦!嘛,他的名号我也不好说给你,就告诉你二当家的名字好了,他叫……!”狸猫的声音嘎然而止,原本略带醉意的双眸瞬间清醒,有些惊恐的看向药本凉子的里屋,透过窗纸他仿佛看到了一双略带冷意的金眸。

药本凉子看着狸猫突然木纳的脸有些疑惑,正要顺着狸猫的视线看过去时狸猫却突然化作一缕妖气跑走了,只留下焦急的尾声:“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屋外徒留下一脸茫然的药本凉子。

“凉子,我饿了。”屋内稚嫩的声音唤醒药本凉子,使她猛然惊觉都下午了她还没有做饭。

“啊,我先去做!”本打算进里屋看看木的药本凉子中途走向灶房,也就是这一念之差使她没有看到里屋那已然变成金色的双眸。

“木,你有什么忌口吗?”药本凉子隔着一个大屋问道,却没有得到答复,“可能是没有忌口吧。”她寻思道。对木的印象保留在‘少言寡语’的她以为木只是惯性不回答,却不知那里屋早已空无一人。

章三

葱郁的密林中,正在飞快狂奔的狸猫猛地一个急刹车停下脚步,一脸惊悚的看着眼前的一个小男孩。

正是被药本凉子捡回家的木。

“二、二、二当家!”狸猫抱紧怀中的果酒浑身僵硬的看着眼前已是白发金眸的木。

“恩。”木靠在树干上,用着与身体年龄不相符的低沉声色说道,“不用这么畏惧,我找你只是问点事。”

“是、是!二当家请问!”看着木冷淡的金眸,狸猫无比庆幸自己当初没有说出二当家的名字,不然就不只是问自己事情的后果了。

‘但是,凉子怎么办?’狸猫觉得自己的妖心有点小愧疚,就这么丢下她自己跑了,‘不过二当家是给大当家寻妻,大当家貌似喜欢的是娇艳的女性,比如那个名叫红叶的女妖。所以凉子那样的普通女子二当家和大当家应该看不上吧?估计多半也会像前二十个女子一样让二当家失去兴趣,然后再寻找下一个女子……’

不去管已经陷入自己世界的狸猫,木坦然说道:“告诉我药本凉子的事迹。你与她相识几年,基本的事情都应该知道了。”

狸猫的脑门落下一滴汗,迫于‘当家’的压力缓缓道来:“凉子出身普通的家庭,父母不知去向,一直是她独自一人生活在这村中。”

“就这些?”木双眸微眯看着狸猫。

“是、是的。”狸猫紧了紧怀中的果酒,努力忽视木探究的目光。

“……”木冷冷的看着狸猫,直到狸猫快要忍不住时才收回视线,然后化为妖气离开,“信你一回。”

看着面前在空气中逐渐消散的妖气,狸猫缓慢的活动了一下还在微微颤抖的四肢,低头看了看怀中的果酒,几不可闻的叹气道:“凉子啊,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以后啊我怕是不能再去找你玩咯。”

不过狸猫转念一想:反正大当家喜欢的是娇艳的女子,说不定二当家很快就会离开寻找下一个姑娘呢?

狸猫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下,决定过几天再去瞅瞅凉子过得怎么样。

觉得自己很仗义的狸猫点了点头,然后抱着果酒慢悠悠的离开了。

此时,药本凉子家的里屋一阵妖气散去,木坐在榻上,抬手轻盖双眼,待到放下时璀璨的金眸已成为幽深的黑眸,白发不知何时也化为黑发。

木静静地坐着,嘴唇微抿,细细的回想着狸猫的话。

“无父无母,呵。”微抿的唇角勾起,黑眸内波光流转,“无亲戚的话,带走也就更省事了。”

“吱呀——”门被推开,药本凉子直接走了进来,边用抹布擦了擦还在滴水的手边看向木。

这一眼望去看到了木还未收回的深沉神色。

‘像一个大人一样的眼神……’药本凉子内心有些震惊,但当她想要仔细看清时木已是原来那一副面无表情的孩童神情,哪还有之前外露的深沉。

‘难道是我看错了?’药本凉子又看了看木,此时的木双眸黝黑而清澈,看不出任何情绪,如同刚见面时一样。

看着面前的人一次又一次的探寻着自己的眼神,木与其对视,任由她看个清楚。

待到药本凉子确定自己看错后无奈一笑,然后对着木温和道:“饭做好了,我们去外屋吃吧?”

“好。”木点了点头,用着稚嫩的声音答道。

药本凉子微微一笑,侧身给木让道,让他先出里屋。

木直接走出去,但在路过药本凉子时清冷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下次记得敲门。”

略冷的声音里没有负面情绪,只是提个意见似的平平淡淡。

这稚嫩的声音落在药本凉子的耳中却像是小孩子不满长辈突然进来撞破自己的小秘密而撒娇抱怨罢了。

‘真可爱。’药本凉子笑弯了眼,左手抵在唇边掩住几乎脱口而出的笑声。

※每三章放在一起。不然太多了不好整理?(说的好像我会更新一样😂)
※有人有动力,无人看无人催无动力。毕竟被期待了才会开心才会有写的欲望嘛( ・ω・)✄

立下flag所以写文。这是补上之前没发上来的。第二张照片开始是文。

来自阴阳师的怨念

抽了至少三十次连酒吞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这我忍了,毕竟SSR没那么好抽。但是多久过去了砸那么多次百鬼,做了那么多悬赏封印,连酒吞的碗都没有。好歹给我一个酒吞的碎片我还可以去乞讨,现在连酒吞的一个碎片都没有。什么大天狗阎魔一目连青行灯妖刀姬我都不感兴趣,只求给我一个酒吞。虽然知道没那么容易得到,但还是一直一直期盼着。

现在我在此立下FLAG,如果我周一得到了酒吞我就写一万字文附带三千字车。如果得到酒吞的一个碎片我就写三千字的文附带一千字的车。

最后,酒吞你媳妇在我这里你自己看着办吧。【微笑】